曼城主席无论瓜帅是走是留我们都尊重他的决定

曼城俱乐部主席穆巴拉克表示,瓜迪奥拉和阿圭罗无论如何决定未来,俱乐部都会予以尊重和配合。

瓜帅和阿圭罗的合同都只剩一年,未来去留成了未知数。但穆巴拉克表示,对于俱乐部的有功之臣,无论如何决定,他们都会予以配合。

来分析一下他们投资的独特性吧。

“连续贴三年更有效,但要注意,贴敷只是一种辅助治疗手段。”孟广松说,如果患者本身患有哮喘等疾病,平时还是要坚持常规的治疗。他也提醒道:“冬病夏治并非适用于所有人,还需要临床医生做一个评估。”

痛点三:高估值、高亏损、低营收。

以商汤为例,商汤科技由香港中文大学工程学院团队创立于 2014 年底,自成立起就设立了投资部,2015 年底就并购了 1 家公司 LinkFace。

根据 IT 桔子数据,目前人工智能技术领域拿钱最多的是估值 60 亿美元的独角兽商汤科技,截止到 7 月初,其融资总额达 193.75 亿元。另外,中国当前还有 6 家头部 AI 技术公司拿到的钱超过了 30 亿元。

“孔帕尼觉得时机到来时,他离开了,大卫-席尔瓦也是。阿圭罗将会是同样的,无论是今年还是明年。”

我们知道, CVC 投资(企业投资模式)一般是企业发展到成熟期才衍生出来的需求,很多传统企业、上市公司都寄希望于通过投资并购给企业带来二次增长;PC 互联网时代崛起的科技公司走的也是融资、自我造血、发展壮大,然后投资赋能的道路。

往大了说,CVC 投资形式通常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内部成立投资部门直投项目,适合自有资金充足的上市公司,这样的 AI 公司也有商汤、旷视;另一种则是与传统 VC、PE 等机构联合成立产业基金,便于募集到外部资金,像商汤、思必驰、中科视拓就采用了这种方式。

在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主治医师曹云松看来,“冬病”的概念较为宽泛。他告诉记者,所谓“冬病”并不是仅仅指在冬季发生的疾病,而是指人体感受外来的风、寒、湿过重,或者过度地受风、贪凉、饮冷,导致体内寒饮、痰湿积聚不散,损伤人体的阳气,从而出现各种类型的疾病,如虚寒性哮喘、慢性腹泻、寒湿性骨关节病、痛经等。而到了冬季,天气寒冷,阴寒较盛,这类疾病往往诱发或者加重。

1.西咸新区泾河新城原党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李红违规插手干预工程建设等问题。2015年2月至2016年底,李红任泾河新城党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不具备相关资质的某实业发展公司承揽泾河新城正阳大道的景观绿化和正阳一路、正阳二路市政道路工程提供帮助,使该公司顺利承建上述工程,李红收受该公司负责人杨某6万元。李红还存在其他违纪违法问题。2018年11月,李红被开除党籍、解除聘用,违纪所得被收缴;2019年7月,李红犯贪污罪和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六个月。

“无论阿圭罗如何决定,我们都会配合他。对于佩普(瓜迪奥拉)也是相近的答案,和佩普的谈话是很自然的谈话。”

一是具备了一定的行业认知和客户资源,但技术不够强的初创科技公司。通过投资他们拿到的不止是资金,还有技术合作、品牌背书。

3.鄠邑区原秦岭办主任邬昭辉违规插手干预工程招标投标等问题。2014年2月,邬昭辉任原户县秦岭办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便利,违规插手工程招标投标,使得不具备承建资质的某装饰工程公司在承建草堂寺环线绿化景观提升工程中顺利中标,收受该公司项目部负责人潘某好处费80万元。邬昭辉还存在其他违纪违法问题。2019年1月,邬昭辉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违纪所得被收缴;2019年9月,邬昭辉犯受贿罪、玩忽职守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两个月。

三伏天是一年中最热的时节,也是我国中医传统特色疗法冬病夏治的好时机——对一些在冬季容易发生或加重的疾病,在夏季给予针对性的治疗,提高机体的抗病能力,从而使冬季易发生或加重的病症减轻或消失。其中,在三伏天进行穴位贴敷是最常见的一种冬病夏治疗法,因其适应人群广泛、操作相对简便、有一定效果而成为众多市民的选择。

对于诞生于近 10 年的人工智能科技公司而言,他们较早地认识和接受了风险机构的投资,同时也更早地介入企业投资,目的主要有二:一是并购同技术方向的同类公司,迅速扩大规模,以占据市场主导地位;二是投资上下游的企业,形成合力和互助生态。而促使他们投资的原动力是资本催化下人工智能技术公司走向大规模商业化和落地的需求。

三伏首日,来贴敷的患者数量通常是最多的。记者看到,北京中医医院呼吸科将首日的就诊地点安排在医院多功能厅,取号、开贴、缴费、贴敷等“一条龙”服务都在大厅进行。

投资以外,AI 技术落地的另一个趋势,就是算法与硬件的结合。比如大家熟悉的手机拍照。手机镜头受限于空间,大幅提升像素不容易,而亿级别像素手机的出现实际上就是软件 + 算法 + 多镜头的结合。商汤作为 “AI 工厂” 输出算法,帮助手机厂商实现 60 倍变焦、暗光拍摄这样的功能。商汤因此与美图手机厂商有了深度的合作。

痛点一:商业化难度大。

高亏损的原因是公司收入低,但成本高。

“佩普和我对于什么对俱乐部有利、什么不利,有着清晰的了解。对于未来,对于想要什么样的成功,我们有着清晰的观点。”

在中医传统理论指导下,北京中医医院研制了防治慢性咳喘疾病的外用“三伏贴”。很多患者第一次来医院贴敷后,后续可自己在家继续贴敷。

孟广松也告诉记者,夏天的三伏天是自然界温度最高的时候,这对于人体,尤其是那些阳虚或者有寒邪潜伏在体内的人,是中医调理的最佳时期。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今年开具“三伏贴”的医院有所减少。为避免人群聚集,多数医院采用提前预约的方式引导患者分时段就诊。在北京中医医院,有呼吸科、儿科、耳鼻喉科三个科室开具“三伏贴”,患者入院时需要出示预约凭证截图、健康码,并配合工作人员进行测温、流行病学调查。

“我一感冒就咳嗽老不好,好多年前贴过,管用。今年又犯了,就想着再来贴一下。”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呼吸科排队贴敷的陈奶奶告诉记者。

AI 技术的特性非常美好,也具有极大的想象空间,但放在市场上去检验它、衡量其价值的标尺就是商业化。只有 AI 技术真正落地到具体应用场景中,才能真正发挥商业价值。

陈奶奶77岁,以前在家附近的医院开过“三伏贴”,“今年好像有的医院没搞这活动,我是在网上看见这家医院有。”于是她提前在网上预约挂号,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过来。

二是在传统行业已深耕多年,积累了大量的客户资源、销售渠道,占据一定市场份额但受某种局限一直 “长不大” 的传统公司;他们甚至可以成为商汤 AI 技术的推广方、项目实施方。

投资并非儿戏,商汤频繁投资目的何在?

北京中医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医师孟广松告诉记者,为了减少三伏首日的工作压力,呼吸科每年都会专门开辟多功能厅做诊室,今年医院在疫情防控的基础上开展“三伏贴”工作,更加强了对人员密度的控制。“‘一条龙’服务可以尽量让患者减少走动,防止人员聚集。”他说。

“并不一定要在入伏首日来,只不过大家有这个习惯赶着点来,这样日子也好算。”孟广松说,其实患者只要记得在每一伏期间都贴上几天即可,现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为防止人员密集,建议患者分散就医。

曹云松认为,当下中医疗法正为更多的人所接受,在实际上中医思维已经融入到人们的生活中。“比如你嗓子干疼,会知道自己上火了,这时候你可能会想到吃个梨、喝点菊花茶来下火,这其实就是中医的思维。”他说。

投资是你情我愿,这些公司接受商汤的投资也是有原因的。

其他投资标的同样有涉及到各个具体应用领域的服务商,例如特斯联是专注智慧城市、物联网领域的解决方案服务商;智元汇是基于人工智能的智慧乘运解决方案提供方,专注于城市公共交通领域;禾连健康专注医疗健康领域,提供医院物联网应用解决方案。

记者了解到,截至7月16日下午3点,有近600人在该医院呼吸科进行贴敷,较往年三伏首日人数有所降低。

所以对 AI 技术公司来说,首要的挑战是商业化,像人脸识别已经在安防领域有成熟的应用场景和产品方案,变现容易;而其他的深度学习等技术公司变现难度就更大了,没有应用场景就没有客户,也就没有收入。

当前人工智能领域的技术革新日新月异,但对传统产业的改造和落地太少了。

腾讯是在 2005 年(成立 7 年)才有了第一笔投资(一家网游公司),而投资部门正式成立是在 2008 年;百度到 2007 年(成立 7 年)参与投资了一家公司;阿里巴巴则更晚,在 2008 年才公布了对百世物流的投资,距离其成立已过去了 9 年。

3、这些公司也需要 AI 技术赋能

他建议,有基础疾病的老年人,例如有严重的心脑血管疾病或肝肾类疾病的,要先控制住基础疾病,再考虑贴敷;而一些特殊人群,包括孕产妇、婴幼儿、皮肤过敏者、疤痕体质者、支气管扩张症人群等则不建议贴敷。此外,平素有湿热、阴虚、火热的人群也不适合进行贴敷,误用之后容易出现各种上火的症状。

正是在这种种的痛点之下,为加速 AI 技术的落地进程,商汤科技提出了 “1+1+X” 的商业战略模型:第一个 1 代表研发,第二个 1 代表技术产业化,而 X 则代表着“赋能百业合作伙伴”。

AI 技术公司最大的成本就是人力成本,公司以高薪养着几千的研发人员,但他们不产生任何收入,固定的研发成本占了大头,营收增长赶不上开支,亏损是必然。

低营收的本质是 AI 创业公司没有承接超大项目的服务能力和大规模交付能力。

北京市民刘先生这次到医院是给年长的亲戚开“三伏贴”,他自己顺便也进行了贴敷,“几年前我母亲贴了以后就好了,别的亲戚听说了也想试试。”

那为什么夏天可以治“冬病”?中医经典《素问·四气调神论》中记载:“春夏养阳,秋冬养阴。”曹云松说,这其中所蕴含的意义就是春夏之季应当顺应自然,补阳养阳,散寒祛湿。冬病夏治其实就是借助夏季自然界阳气充足,机体阳气充沛的有利时机,达到“以热驱寒”“温阳补虚”的作用。

对持续亏损的的 2C 互联网公司而言,亿级用户量是其高估值的基石,那么,对于 AI 技术公司而言,没有足够多的客户、业务场景支撑,仅凭技术本身很难长期支撑起高估值。因此,去投资一些解决方案服务型公司,丰富可能的应用场景是补救的一个办法。

痛点二:市场培育期长,落地难。

可见,商汤投资对他们而言主要是技术赋能、品牌赋能。

这样的企业看着已经很厉害了,不投资行不行?

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主管战略投资部的徐冰表示:“因为目的不同,我们跟红杉、IDG 资本等这样的专业机构在投资逻辑、项目收益和风险评估上,会有些差异。”这个目的在当前阶段我们可以简单理解为战略目的,旨在考虑业务协同、能够产生和放大商业价值的,与风险投资机构注重财务回报不同。

痛点四:资本极度追捧 AI,但又缺乏足够的耐心,迫切希望获得回报。

2、AI 技术公司的痛点促使其走上投资之路

以智慧城市场景为例,AI 的最佳落地方式是对整个城市大范围的改造,小范围落地带来的改变和收效甚微。那么对于 to B、to G 这种大订单、大项目模式的产业链环节是比较长的,需要上下游配合,需要部署,很难说一家公司可以大包大揽,这十分考验创业公司协调外部资源和协作的能力。

三是在某个细分领域已建立起行业场景、占据一定地位的行业 AI 公司,如影谱科技、禾连健康。商汤的投资可以为他们带来行业影响力,为后续的再融资、进一步壮大提供便利。

其次,在团队人员结构上,AI 技术公司重技术研发,轻商业服务。

7月16日是今夏入伏第一天,在北京的多家中医医院,不少市民一早就过来开“三伏贴”并进行贴敷。

或者说 AI 技术公司热衷于投资的动力到底是什么,本质上还是要回到公司内部管理和商业化的痛点上来。至少,在这些方面,他们有着诸多不适和困扰。

有没有发现,无论是像科大讯飞这样已上市的,还是商汤、思必驰这样未上市的人工智能公司,他们左手拿完亿元融资,转身就去投资几家公司,好像在玩 “击鼓传花” 式的游戏?

冬病夏治,顺应自然规律

原因自然是,企业家对企业的发展的设定是倾向于 “自我增长” 的,只有当企业的 “内驱力” 和快速规模化发展的需求、愿望产生矛盾时,才会考虑借助投资这个“外力”。

IT 桔子统计到,仅公开的项目来看,商汤科技在 6 年内投资了 11 家公司,并购了 Linkface、新舟锐视、深网视界这 3 家专注计算机视觉与图像领域的创业公司。商汤并购标的与主业高度重合,也因此奠定了商汤在机器视觉领域的领导地位。其中 2017 年 5 月商汤对深网视界的并购案尤其值得关注。

商汤科技正是这个行业的缩影。

去年商汤大概有四千名员工,其中有 2500 多人是算法和产品研发人员,超过员工总数的一半。在商业化团队方面,尽管商汤联合创始人杨帆在计算机视觉算法产品化、项目管理、研发管理和团队管理等方面拥有十余年工作经验,但只有将,“没有强悍的兵”,商汤科技在商业化落地应用上也是挑战重重。

目前头部 AI 技术公司大都走过了 5 年的时间,接受过知名风投的大笔投资,但现阶段想要走到上市还很困难,仅有寒武纪这一家近期将于科创板上市。

2.临潼区北田街道重点项目办下属项目建设及协调保障科原科长马团结违规插手干预工程建设等问题。2014年,马团结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将规定要求由马陵村组织实施的马陵冢公园项目土方、机械等工程,擅自决定交由某建筑公司承揽施工,收受该公司负责人王某财物3万余元。2016年12月,马团结在任职期间,利用负责工程款结算的便利,伙同他人虚增工程款,贪污工程款4万余元。马团结还存在其他违纪违法问题。2019年5月,马团结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违纪所得被收缴;2019年11月,马团结犯受贿罪和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

商科科技既做自家的战略投资,也运营商汤产业基金,这种做法可能是想兼顾到两者的优点——第一个直投在决策上相对更灵活些,主要考虑企业需求;第二个类似合投,需要多方共同决策,但投资范围更广泛,适合走小米的生态链合作企业模式,商汤多次公开表示希望用资本杠杆撬动更大的人工智能生态。

贴敷的患者各个年龄段都有,以中老年居多。如今,这一方法也逐渐受到年轻人的欢迎。在北京中医医院,记者就见到不少年轻人排队贴敷。一位30岁出头的女士告诉记者,她是第一次来开“三伏贴”,“我有朋友特别养生,她推荐我来的。”

在宣布对影谱科技的投资时,商汤表示,围绕其原创底层深度算法平台与计算机视觉技术,“商汤逐步通过对外投资等方式,吸引更多与商汤存在业务协同和互补性的公司加入人工智能生态中,用资本策略放大商汤的技术影响力。商汤通过领先的技术形成时间窗口,并快速布局行业,倾力打造与合作伙伴共赢的人工智能生态。”

首先,市场本身会滞后于技术的发展,这是自然规律,尤其面对人工智能这样复杂的技术,不管是企业的接受度、使用成本上,还是服务人员所需的知识技能上都有很大的限制,导致市场培育期漫长,而且很慢。

7月16日,入伏第一天,一名患者在北京中医医院进行贴敷。本报记者 吴丽蓉 摄

从投资案例中,我们发现以下几类公司比较愿意:

孟广松向记者介绍,冬病夏治是一种理论,在这个理论之下,中医除了外用的贴敷方法,还有汤药、针灸、艾灸等多种治疗方法。“‘三伏贴’因为适用人群广泛,操作相对简便、有一定的临床效果,最为人们所熟知,也是冬病夏治比较推荐的一种方法。”他说。

投资人追捧、独角兽、高精尖——头部 AI 技术公司常常顶着这样的 “光环”。他们创始团队的背景、资历也很出彩:“清北复交” 名校毕业、博士学历,工作单位 “百度”、“中科院” 打底,学术研究和专业实力过硬,在顶级学术期刊发表论文,各种拿奖不稀奇。

当下很多年轻人采用“朋克养生”方式,“啤酒里加枸杞,可乐里加党参”, 曹云松认为这是不可取的。对于夏季养生,他建议人们还是要保持规律的饮食和作息,不要贪凉和过多地吹空调,“顺应自然,出出汗挺好”。

但是,我们也发现,现代科技公司对投资业务的介入有提早提前的趋势,对人工智能技术公司来说,尤其如此——就好像投资已经变成了公司主业的一部分,他们成立一两年甚至诞生几个月就开始对外投资。

“我们用一些中医的传统治疗方法来刺激穴位、经络,以在这个季节更进一步提高人体的正气,使人体潜伏的寒邪驱逐出去。那么到了秋天、冬天,人体的抗病能力就增强了。”孟广松说。

那么,实现战略投资的目的有什么样的途径呢?

“一切都会以对佩普、对我、对俱乐部最好的方式解决,对此我感到很自如。”

高估值是存在泡沫的。

深网视界致力于公安行业智能视频监控分析,人群分析,人群密度,混乱程度,安全等级,滞留预警,人体跟踪,人脸识别等,提高安防系数,总之公安系统是其强项。2017 年底,商汤表示已实现全年整体盈利,收入来源主要有三大块:智能视频(安防)、金融、手机移动互联网。虽然具体收入金额未透露,但安防占其营收结构的一大半,不难得出这笔并购直接为商汤带来了可观的营收。

临床有效,但并非适用于所有人

商汤是重技术的,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徐冰在公开演讲中谈到,现在,如何批量地生产针对不同物体和场景的模型,已经成为驱动 AI 增长、下一代技术演进的关键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