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2020年欧洲杯战绩

特写数万民众现场见证“天问”升空问天

中新社海南文昌7月23日电 题:数万民众现场见证“天问”升空问天

作者 尹海明 陈斯浩

我的子孙 都要在这个铁路上

正值中国高考填报志愿的节点,丁嘉仪说,希望有更多同学积极报考航空航天类大学,投身人类未来航空航天的伟大事业当中。

陈源鑫是陈大平的孙子,今年21岁,作为铁路家庭的孩子,从小就对铁路有不一样的感情。

工作二十多年,从彭山到思蒙段五十公里铁路,陈勇走过无数遍。过去,是听父亲讲述成昆线上的故事。现在,自己的人生也早已融入了成昆线。

为这个铁路服务到底”

1970年7月1日,成昆铁路建成通车,打破了外国专家认为这里不可能修成铁路的断言,通车那一天,陈大平终生难忘。

参与修建成昆铁路的铁道兵 宁祥友:我们出来的时候很艰苦,一块床板,一个小背包,住的也没有房子,是住在隧道里面,把床板丢上去,那个就是床了。

7月23日12时41分,南海之滨的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在长征五号遥四运载火箭撕裂长空的轰鸣和数万民众的欢呼声中,中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探测器开启“问天”之旅。

原成都工务段桥路工 陈大平:今天我亲自到这里来看了一下,工作非常繁忙,这个大都市的地方,他在这里为大家服务也是一样的。

原成都工务段桥路工 陈大平:这座桥我们彭山工务段维修了几十年,现在这段桥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它也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我也完成了我的历史使命,现在是新桥,这就是新的岷江二桥,由下一代继续来完成他们的任务。

原成都机务段成昆铁路首发司机 彭明清:1970年7月1日(通车典礼)那个镜头(场面)很隆重,山上都是人,可能有一万多、(近)两万人,到处都是人,隆重得很,走到哪里就停着,就在那里演出,到处都是人。第二天出来拍电影,拍电影正好又是遇到我当班。

2020年,陈源鑫从西南交通大学希望学院毕业,学的是城市轨道交通运营管理,现在入职成都地铁已经有3个月了。

陈大平的儿子——陈勇,在成昆铁路上也已经工作了26年,当兵退伍后,按照父亲的愿望,陈勇进入成都铁路局,当时,成昆铁路正在进行电气化改造,陈勇选择了一个全新的工种——接触网工。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大学生丁嘉仪,自称是一名航空航天“轻度发烧友”,也是第一次现场观看火箭发射。他和朋友一起辗转千里,于今天凌晨两点抵达海南文昌,目睹火箭发射的过程。

成昆线通车,陈大平也退伍了。之后,他选择到原成都铁路局彭山工务段工作,直到退休,陈大平与成昆铁路相伴整整37年。

“‘天问一号’史无前例地将一次性实现绕、落、巡火星探测任务,跟其他国家都不太一样。”丁嘉仪说,中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与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合作,“这种国际合作,体现了全人类是很紧密的命运共同体。”

原成都车站售票车间主任 杨世贤:刚开通的时候成昆线上的列车就只有一对,买一张车票,旅客要排很长时间,我们也没有办法,那时候人员就只有那么多,车辆也很少,满足不了。

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档案史志室 王福永:有种精神叫“成昆”。整个成昆铁路,牺牲了2100名铁道兵和修路民兵,就意味着每公里倒下了两个人。

原昆明局集团广通工电段党委书记 李金:50年养路人的坚守,真的非常不容易。在成昆线的一些小站,背靠大山,面对金沙江,我们在工区的时候,每天最期待的就是慢车到的时候那两分钟的快乐,为什么呢,因为慢车到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旅客,那一刻我们就可以感到回归社会的那种感觉,特别孤单。

国庆中秋双节,陈源鑫因为工作不能休假,一家人一起从彭山到成都团聚,陈源鑫邀请爷爷和爸爸来自己工作的地方参观,这也是陈大平生平第一次看到地铁。

正好就把我弄到荧幕上去了。我感到很荣幸,因为啥子,既然相信我了,我必须不能出任何事情,要完成这个光荣任务。

成都供电段眉山供电车间接触网工 陈勇:我们天窗点都是在零点到三点左右,都是夜间作业,检查我们的吊绳,检查线架,螺丝有没有松动,线架落巢没有,我们的工作性质有点黑白颠倒了,经常熬夜也是慢慢习惯,工作需要。

铁路人养护改造成昆线

到现在已经整整50年,这些铁路职工继承了成昆精神、铁道兵的精神吧,默默在小站上奉献,他们耐得住寂寞,50年下来,成昆线依然服务于大西南。

原成都工务段桥路工 陈大平:最激动的地方是,我们就坐着从峨边出发的火车,从我亲自打的隧道出去,心里很舒服,我们自己修的桥,我们自己修的路,说不出来当时的激动。

“中国人第一次将探测器发往火星,是值得纪念的一大步。期待‘天问’问天成功!”曹雨铭平常爱好天文,曾是学校天文社的副社长,心中种着一颗天文的种子,“我会一直保持对航空航天的永恒热爱”。

参与修建成昆铁路的铁道兵 王元述:没有怕的!就跟打仗一样的,只能说往前冲,没有哪个兵往后退的, 都是往前进。没有谁怕的。

原成都工务段桥路工 陈大平:打篮球都要戴安全帽,因为里面全是山,猴子也要看我们打篮球,我们一投球,他们也要跟着我们投球,就把石头甩下来,你如果不戴安全帽,就会受伤。

陈大平,今年已经74岁了。1964年,陈大平参军入伍,成为铁道兵的一员,刚入伍,就投入到了成昆铁路的建设中。

原西昌工电段西昌工电车间副主任 李果:成昆线有一句流行语,也是顺口溜,口头禅,就是“金(沙)江的太阳,马道的风,普雄落雨像过冬,燕岗打雷像炮轰”。这主要是形容成昆线的艰苦艰难,你像普雄,只要冬天到了十月份以后,水管都冻结了放不出水来。

来自甘肃省的罗儒霄今天第一次拍摄火箭发射,即使自己的家乡离酒泉很近,也未曾去现场看过火箭发射。他和朋友今天早晨7点钟就来到文昌航天发射场附近的海边沙滩观测点位,带了长焦镜头希望拍摄火箭拖着长长“尾巴”的精彩瞬间。

原成都工务段桥路工 陈大平:这个时候我们想起,很艰苦,因为当时说老实话,我们的设备是很差的,机械上是没有的,最好的机器就是风枪,打隧道的时候,每个人都拿一把风枪打,人都要弹晕,一天打到黑,打了以后,你看我们下班以后,根本看不到人,脸上全是泥浆。最多的时候48个小时没有睡过觉,什么状况,像我们放了炮就喊人们全部到外面去等到,就等的这会时间全部睡着,站着就睡着了,就这么苦的,从来没听谁发牢骚。

尽管当年铁路建设非常艰苦,但铁道兵们却斗志昂扬,有时还利用空闲时间,和战友组织篮球比赛,回忆起来,也是苦中有乐。

成都地铁站务员 陈源鑫:成昆铁路的事情大多都是从我爷爷那里听来的,他经常给我讲他当兵的时候在铁路上的一些故事,我小时候也经常去我爸爸的单位去玩,对铁路还是十分向往。

成都供电段眉山供电车间接触网工 陈勇:接触网工就是成昆铁路电气化改造以后一个新的工种,它的主要职责就是首先保证我们的接触网设备正常运行,保证电力机车每天能够正常运行。

“天问”来源于中国伟大诗人屈原的长诗,体现了对自然和宇宙空间探索的文化传承。在南海之滨长时间的掌声中,“天问一号”带着中国人的历史传承和人类的期许,开启约7个月地奔向火星的旅程。(完)

原成都工务段桥路工 陈大平:这个铁路是一条重点铁路,因为它关系到我们国家安全的问题,所以说毛主席很关心这条铁路,所以说我又当了三年兵。

铁道兵和筑路工人不畏艰险

特别上车检票的时候,门口人多,上车以后车都超员,上不去怎么办呢,我们服务员就上去推,往车里推进去,还有从窗子爬进去的。

“之前看过一部关于火星救援的电影,很梦幻,现在这就要成为现实了。”来自杭州第十四中学的准高三学生曹雨铭与同学结伴,背着天文望远镜和相机特意来观看“天问一号”探测器发射。

整整6年的铁道兵生涯,在成昆线上挥洒的青春,是陈大平最难忘却的记忆。

成都供电段眉山供电车间接触网工 陈勇:成昆线本身也算是我们中国铁路线比较复杂的一段路,我工作这么多年,我也真正理解了这份工作,也理解了父辈给我们选择的这条路,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职责。

参与修建成昆铁路的铁道兵 李少石:那天晚上我是7点15分进去,我把拱架才架好,水平仪测量时,就听见顶上“嚓嚓嚓”地响,我说“不对,今晚可能要塌方!”刚刚把架子一弄好,我头上就挨了一坨,“嘣”的一下,就把我敲晕了,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都是一片黑暗了。每一个隧道门口,都有我们牺牲的战友。想想他们,我是算最幸运的了。

而且我还想我的下一代